联系我们
  • 手机:18669583018
  • 邮编:276000
  • 邮箱:
  •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工业园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Copyright &/169; 2014-2017 jinqiaoyey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临沂金桥液压机械 联系人:王经理 联系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工业园 联系电话18669583018

您是本站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鑫康科技


  • 主页
  • 红叶高手心水论坛开奖
  • 棉坯布
  • 六合彩神算心水
  • 主页 > 六合彩神算心水 >

    让我们一起爱上体育

      发布时间:2018-01-26 17:42

      记者:我们知道,1995年央视体育频道创办,然后是1996年《足球之夜》等体育报道开播,当时您也就是二十五六岁吧,担当起这样热播栏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现在想起来央视用人真够“解放”的,有点“小鬼当家”的味道。请谈谈当初的情况和感受,也让读者对您有深一层的了解。

      张斌:我是1991年于新闻系毕业的,但对体育一直情有独钟。上高中时我就想去两个地方工作,一是中央台体育部,二是中国体育报。但因为是北京生源,我被分配到了刚创办的北京有线电视,它隶属于北京广播电视事业局。1993年来到中央电视台体育部,后来叫体育中心,又改叫体育频道。从某种角度来讲,现在干的事情就是我从小想干的事,算是圆了我梦想吧。

      可以这么说,央视体育频道的创办为我们这些怀揣理想、富有的年轻人提供了用武之地,现在我的年轻同事们可能再也不会有我的那些机会了。那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年代,萌生了很多新鲜的电视元素。中国的足球联赛在进行职业化改革,而我们则是与中国电视改革和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同步行进的幸运儿。在现在的体制里很难产生出来,不像我们当时做节目相对是一个蛮荒的时代。当你想做事时,只要你年轻,有精力,有热情,肯投入,就一定有收获。

      其实我做主持人是兼职,算是“业余”。我当时的主要工作是做组织生产管理,也就是制片人。因为长期做,台里包括频道也给过机会,也等于是专项培养过我,所以有些大型比赛节目我也担任主持。其实从我内心来讲有些排斥,因为一个是损耗大,再一个主持人的角色和制片人的角色会有矛盾,就是心态会有所变化。在一般节目中,我既是主持人同时也是制作人,团队的组建是顺畅的,因为大家的价值观是一样的,工作方式是一样的,所以效率就比较高。但是如果只担当主持人,有时就会与制片人脱节,反之亦然。当初我是以一个制片人的身份来做主持人的,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幸运的。

      记者:这么多年来,特别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及广州亚运会期间,您现场采访或邀请很多体育名星到直播间面对面交流,这些明星几乎每个人都有庞大的“粉丝”队伍,个性鲜明,特别是国际水准的运动员,比如刘翔,受关注程度之高超出想象。简单的获奖过程的采访已不足以满足观众的热望,需要通过深度采访把赛场后面的东西挖掘出来,这恐怕就需要与他们进行深度接触了。

      张斌:我写过一篇文章《熟悉的陌生人》,在广州亚运会采访运动员时,感到所有运动员都是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没有办法真正地接近他们,我们试图走进他们的内心,可每每都是徒劳。这是我的一个痛切的感受。我的比喻就是如同拳击手,每次都像在和采访对象打拳击,并不是要打败他,而是要打一场很精彩的比赛,但我发现永远是对方精彩,而我被了。观众看不出来这个过程。因为在采访过程中想让运动员说一些令人很感动、催人泪下的言语,而他们往往达不到这种默契。运动员对这个环境很陌生,如我在亚运会上采访的中国男子体操队队长陈一冰,我在镜头面前说了七八分钟,但陈一冰没有什么反应,吴敏霞也是一样,他们真的是紧张。我认为可能是运动员对自己的表达没有自信,其次运动员要保护自己,我的问题多少是带有一些锋芒的。比如刘翔,大家总想探知2008年奥运会他的心理,而他是个自尊心很强、逆反心很强的年轻人,我既不能伤到他,又想把自己和大家的疑问解开,特别难。当时我说你是不是应该走完那110米,走完也是一种选择呀!刘翔足够坦诚地说,我不认为走完是一种选择,说这种话的人不懂体育。可以说,这句话很伤社会公众,难道就你刘翔懂体育吗?其实我知道这是刘翔很真实的表达,但能不能别这样直接呢?我当时都想到他的耳边劝:“别这样说,我来告诉你应该怎么说。”这是我的真实的想法。我在直播间与他握手送他走的时候,看到他的背影,我感受到他需要理解,需要帮助。这也许是刘翔在北京奥运会后第一次坐下来接受采访,对他来讲,可能有些曾经发生过的东西是不可能如实相告的,这里面不仅牵扯刘翔一个人,还牵扯到很多很多。我们无权为刘翔规划未来,唯一期望的就是他因为热爱这项运动而继续奔跑下去,什么时候疲劳了甚至厌倦了,转身而去,也能得到大家的理解。

      有的运动员的特点很鲜明,像中国澳门的许朗是我挖掘出来的,今年26岁的许朗是女子铁人三项的业余运动员,她得了亚运会的第四名,其实在亚洲整体水平是第七、八名,上届多哈亚运会得了第十二名。许朗是个听障人士,几乎听不到声音,接受媒体采访时要依靠唇语。她是澳门的一名公务员,平时在民政总署上班,主要负责体育场地的设施管理及康体发展策划工作。虽然公务繁忙,可许朗始终坚持上班前训练一小时,下班后再训练一小时,一周保持5天以上的练习。纵然为兼顾运动和工作而忙碌不已,许朗却乐在其中,“从没想过放弃”。受听力丧失之苦,许朗更希望比正常人做得更好,因此无论在学校学习上,还是在铁人三项的赛场上,她都是全力以赴的一个。

      记者:“更高更快更强”确实是竞技体育的一种体现,但绝不是体育精神的全部。顾拜旦的奥林匹克五大价值观——自尊自律、尊重规则、尊重他人、公平竞争和通过参与运动获得的自身满足感,没有一条是“更高更快更强”。运动的真谛不是成堆的金牌,而是关乎每个个体身心健康的行为方式。只有将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不再完全区分对待,淡化金牌和功利诉求,体育运动员的梯队培养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张斌:完善人才选拨机制,要看决策层的那份决心,这是一个漫长的阶段。我们周边国家也在经历着。比如日本在上世纪的30年代就拿了很多奥运会金牌、银牌、铜牌,当时日本都有了帆船运动员,去参加洛杉矶的帆船比赛。日本在现代竞技体育上要比我们国家起步早,日本是在向世界证明自己能脱亚入欧。怎么证明自己是强国?除军事、经济、,另外就是体育。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体育事业在中国有了大幅度的跃升,但从整体上说仍然秉持以取得金牌为标志的竞技体育意旨,以精英体育为诉求。所以当前中国需要重建体育。重建体育的概念内容很多,中国体育目前已形成一个倒金字塔的方式,顶端很厚重,基础却相当薄弱。比如,我们在广州亚运会得到了199枚金牌,这是竞技体育的顶端水平,但真正从事这些运动项目的人却是少而又少。这个重建不是说推倒重来的重建,我们要夯实基础,建立我们中国自己的体育生活,看电视转播不是体育生活。为了健康、为了快乐、为了家庭和谐、为了孩子的成长,体育应该是日常生活,也应当是社会产业。

      张斌:刚进电视台的时候,我只是体育新闻的编辑和记者。1994年足球职业化联赛刚刚起步的时候,我很愿意做关于中国足球的节目,从那时开始打下了基础。1996年有了《足球之夜》,2000年创办了《天下足球》,还有风云足球频道,这些都是我参与从萌芽到央视体育频道名牌栏目的。很多人了解我是从看足球转播开始的。我从进中央电视台至今17年了,我没有离开过足球节目,一直在做足球。无论是当记者、编辑、主持人还是制片人等等各种角色,都与足球有着不解之缘。

      中国足球错过了很多发展的契机,我认为中国足球落到现今的地步,是因为没有人管。关于假球、黑哨,这么多人骂,这么多媒体报道,但是骂和报道不是在管。在这个行业中有着公开的秘密,有人管过吗?这些事一定有人报道过。2001年我在节目中已经说到极致了,你们踢的就是假球,如果你们认为我在污蔑你们,你们可以去告我。当初,很多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足球之夜》真敢说话呵!”我嘛,总觉得记者应该告诉大众真实的东西。足球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可以议论的事。贪污是影响足球形象和成绩的一个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运动竞技是有着缓慢成长过程的。只有从青少年开始抓,才能谈到中国足坛崛起,才能看到中国足球的希望。

      大家喜欢足球并不主要在于它的精彩,而在于它的复杂,乃至它的磨难。因为人们其实都是在跟命运较量,当怀疑中国足球到底行不行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探寻一种命运。

      多哈亚洲杯就要开始了,中国队别无选择,正常发挥出自己的每一分能量,亚洲在世界面前需要尊严。这一次,亚洲足球人希望看到一个遭受了劫难的中国足球是怎样比赛的,不要回避人家对咱的那一分不屑甚至是鄙视。击败对手,效果最佳,输给对手,不输尊严。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中国体育的发展方向——竞技体育最终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呢?对于中国队在广州亚运会上遥遥领先金牌榜,人们有不同的看法……

      张斌:我认为意义是有的,不能否定这个意义,至少是对从事体育项目的本人意义是重大的。体育发展不是发展单一运动项目,体育运动必须是多样性的。亚运会的一些冠军在奥运会上是拿不到名次的,亚运会就是他们的巅峰了。意义是有的。不过,没必要过度地炫耀吧。大众参与度较高的项目我们都不行,反之,中国队一般都没有问题,如跳水。跳水是一个参与度很低的项目,有一两千人参加训练就可以。足球、篮球和田径项目等都是要求参与度极高的,中国队就差得很多,因为全民对这项运动的参与度尚未达到国际水平。所以我前面提到的重建体育,不仅是重建专业体育体制,更要重建一个更宽广的体育的概念,如德国完备的田径俱乐部就有300余家,不断向最高水平的国家队输送人才。社会体育必须有一个庞大的基础,体育的投入也是多元化的。■

      记者:我们知道,1995年央视体育频道创办,然后是1996年《足球之夜》等体育报道开播,当时您也就是二十五六岁吧,担当起这样热播栏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现在想起来央视用人真够“解放”的,有点“小鬼当家”的味道。请谈谈当初的情况和感受,也让读者对您有深一层的了解。

      张斌:我是1991年于新闻系毕业的,但对体育一直情有独钟。上高中时我就想去两个地方工作,一是中央台体育部,二是中国体育报。但因为是北京生源,我被分配到了刚创办的北京有线电视,它隶属于北京广播电视事业局。1993年来到中央电视台体育部,后来叫体育中心,又改叫体育频道。从某种角度来讲,现在干的事情就是我从小想干的事,算是圆了我梦想吧。

      可以这么说,央视体育频道的创办为我们这些怀揣理想、富有的年轻人提供了用武之地,现在我的年轻同事们可能再也不会有我的那些机会了。那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年代,萌生了很多新鲜的电视元素。中国的足球联赛在进行职业化改革,而我们则是与中国电视改革和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同步行进的幸运儿。在现在的体制里很难产生出来,不像我们当时做节目相对是一个蛮荒的时代。当你想做事时,只要你年轻,有精力,有热情,肯投入,就一定有收获。

      其实我做主持人是兼职,算是“业余”。我当时的主要工作是做组织生产管理,也就是制片人。因为长期做,台里包括频道也给过机会,也等于是专项培养过我,所以有些大型比赛节目我也担任主持。其实从我内心来讲有些排斥,因为一个是损耗大,再一个主持人的角色和制片人的角色会有矛盾,就是心态会有所变化。在一般节目中,我既是主持人同时也是制作人,团队的组建是顺畅的,因为大家的价值观是一样的,工作方式是一样的,所以效率就比较高。但是如果只担当主持人,有时就会与制片人脱节,反之亦然。当初我是以一个制片人的身份来做主持人的,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幸运的。

      记者:这么多年来,特别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及广州亚运会期间,您现场采访或邀请很多体育名星到直播间面对面交流,这些明星几乎每个人都有庞大的“粉丝”队伍,个性鲜明,特别是国际水准的运动员,比如刘翔,受关注程度之高超出想象。简单的获奖过程的采访已不足以满足观众的热望,需要通过深度采访把赛场后面的东西挖掘出来,这恐怕就需要与他们进行深度接触了。

      张斌:我写过一篇文章《熟悉的陌生人》,在广州亚运会采访运动员时,感到所有运动员都是熟悉的陌生人,我们没有办法真正地接近他们,我们试图走进他们的内心,可每每都是徒劳。这是我的一个痛切的感受。我的比喻就是如同拳击手,每次都像在和采访对象打拳击,并不是要打败他,而是要打一场很精彩的比赛,但我发现永远是对方精彩,而我被了。观众看不出来这个过程。因为在采访过程中想让运动员说一些令人很感动、催人泪下的言语,而他们往往达不到这种默契。运动员对这个环境很陌生,如我在亚运会上采访的中国男子体操队队长陈一冰,我在镜头面前说了七八分钟,但陈一冰没有什么反应,吴敏霞也是一样,他们真的是紧张。我认为可能是运动员对自己的表达没有自信,其次运动员要保护自己,我的问题多少是带有一些锋芒的。比如刘翔,大家总想探知2008年奥运会他的心理,而他是个自尊心很强、逆反心很强的年轻人,我既不能伤到他,又想把自己和大家的疑问解开,特别难。当时我说你是不是应该走完那110米,走完也是一种选择呀!刘翔足够坦诚地说,我不认为走完是一种选择,说这种话的人不懂体育。可以说,这句话很伤社会公众,难道就你刘翔懂体育吗?其实我知道这是刘翔很真实的表达,但能不能别这样直接呢?我当时都想到他的耳边劝:“别这样说,我来告诉你应该怎么说。”这是我的真实的想法。我在直播间与他握手送他走的时候,看到他的背影,我感受到他需要理解,需要帮助。这也许是刘翔在北京奥运会后第一次坐下来接受采访,对他来讲,可能有些曾经发生过的东西是不可能如实相告的,这里面不仅牵扯刘翔一个人,还牵扯到很多很多。我们无权为刘翔规划未来,唯一期望的就是他因为热爱这项运动而继续奔跑下去,什么时候疲劳了甚至厌倦了,转身而去,也能得到大家的理解。

      有的运动员的特点很鲜明,像中国澳门的许朗是我挖掘出来的,今年26岁的许朗是女子铁人三项的业余运动员,她得了亚运会的第四名,其实在亚洲整体水平是第七、八名,上届多哈亚运会得了第十二名。许朗是个听障人士,几乎听不到声音,接受媒体采访时要依靠唇语。她是澳门的一名公务员,平时在民政总署上班,主要负责体育场地的设施管理及康体发展策划工作。虽然公务繁忙,可许朗始终坚持上班前训练一小时,下班后再训练一小时,一周保持5天以上的练习。纵然为兼顾运动和工作而忙碌不已,许朗却乐在其中,“从没想过放弃”。受听力丧失之苦,许朗更希望比正常人做得更好,因此无论在学校学习上,还是在铁人三项的赛场上,她都是全力以赴的一个。

      记者:“更高更快更强”确实是竞技体育的一种体现,但绝不是体育精神的全部。顾拜旦的奥林匹克五大价值观——自尊自律、尊重规则、尊重他人、公平竞争和通过参与运动获得的自身满足感,没有一条是“更高更快更强”。运动的真谛不是成堆的金牌,而是关乎每个个体身心健康的行为方式。只有将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不再完全区分对待,淡化金牌和功利诉求,体育运动员的梯队培养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张斌:完善人才选拨机制,要看决策层的那份决心,这是一个漫长的阶段。我们周边国家也在经历着。比如日本在上世纪的30年代就拿了很多奥运会金牌、银牌、铜牌,当时日本都有了帆船运动员,去参加洛杉矶的帆船比赛。日本在现代竞技体育上要比我们国家起步早,日本是在向世界证明自己能脱亚入欧。怎么证明自己是强国?除军事、经济、,另外就是体育。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体育事业在中国有了大幅度的跃升,但从整体上说仍然秉持以取得金牌为标志的竞技体育意旨,以精英体育为诉求。所以当前中国需要重建体育。重建体育的概念内容很多,中国体育目前已形成一个倒金字塔的方式,顶端很厚重,基础却相当薄弱。比如,我们在广州亚运会得到了199枚金牌,这是竞技体育的顶端水平,但真正从事这些运动项目的人却是少而又少。这个重建不是说推倒重来的重建,我们要夯实基础,建立我们中国自己的体育生活,看电视转播不是体育生活。为了健康、为了快乐、为了家庭和谐、为了孩子的成长,体育应该是日常生活,也应当是社会产业。

      张斌:刚进电视台的时候,我只是体育新闻的编辑和记者。1994年足球职业化联赛刚刚起步的时候,我很愿意做关于中国足球的节目,从那时开始打下了基础。1996年有了《足球之夜》,2000年创办了《天下足球》,还有风云足球频道,这些都是我参与从萌芽到央视体育频道名牌栏目的。很多人了解我是从看足球转播开始的。我从进中央电视台至今17年了,我没有离开过足球节目,一直在做足球。无论是当记者、编辑、主持人还是制片人等等各种角色,都与足球有着不解之缘。

      中国足球错过了很多发展的契机,我认为中国足球落到现今的地步,是因为没有人管。关于假球、黑哨,这么多人骂,这么多媒体报道,但是骂和报道不是在管。在这个行业中有着公开的秘密,有人管过吗?这些事一定有人报道过。2001年我在节目中已经说到极致了,你们踢的就是假球,如果你们认为我在污蔑你们,你们可以去告我。当初,很多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足球之夜》真敢说话呵!”我嘛,总觉得记者应该告诉大众真实的东西。足球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可以议论的事。贪污是影响足球形象和成绩的一个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运动竞技是有着缓慢成长过程的。只有从青少年开始抓,才能谈到中国足坛崛起,才能看到中国足球的希望。

      大家喜欢足球并不主要在于它的精彩,而在于它的复杂,乃至它的磨难。因为人们其实都是在跟命运较量,当怀疑中国足球到底行不行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探寻一种命运。

      多哈亚洲杯就要开始了,中国队别无选择,正常发挥出自己的每一分能量,亚洲在世界面前需要尊严。这一次,亚洲足球人希望看到一个遭受了劫难的中国足球是怎样比赛的,不要回避人家对咱的那一分不屑甚至是鄙视。击败对手,效果最佳,输给对手,不输尊严。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中国体育的发展方向——竞技体育最终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呢?对于中国队在广州亚运会上遥遥领先金牌榜,人们有不同的看法……

      张斌:我认为意义是有的,不能否定这个意义,至少是对从事体育项目的本人意义是重大的。体育发展不是发展单一运动项目,体育运动必须是多样性的。亚运会的一些冠军在奥运会上是拿不到名次的,亚运会就是他们的巅峰了。意义是有的。不过,没必要过度地炫耀吧。大众参与度较高的项目我们都不行,反之,中国队一般都没有问题,如跳水。跳水是一个参与度很低的项目,有一两千人参加训练就可以。足球、篮球和田径项目等都是要求参与度极高的,中国队就差得很多,因为全民对这项运动的参与度尚未达到国际水平。所以我前面提到的重建体育,不仅是重建专业体育体制,更要重建一个更宽广的体育的概念,如德国完备的田径俱乐部就有300余家,不断向最高水平的国家队输送人才。社会体育必须有一个庞大的基础,体育的投入也是多元化的。■

    上一篇:bn视频_世界聚焦伍兹回归体育吧
    下一篇:没有了